• 陈柏霖对吃辣情有独钟被网友称呼“辣酱男神”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饮酒对男性原发性高血压患者降压疗效影 罗格列酮对自发性高血压大鼠心肌eNOSm 裕固族高血压患病率及影响因素调查研究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对高血 AT1R的基因多态性与OSAHS及OSAHS合并高 阿托伐他汀对自发性高血压大鼠AT_1受体 NO等血管活性物质与原发性高血压遗传关 肥胖性高血压患者血清瘦素水平与RAAS、 缓激肽B_1受体1098A/G多态性对ACEI类降 代谢酶、受体基因及获得性因素对降 乌鲁木齐南山哈萨克族高血压患者遵医行 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微量白蛋白尿与血小板 氨氯地平联合缬沙坦治疗对高血压病患者 ECT断层扫描对肾上腺髓质增生性高血压 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合并多重危险因素对血 GSH/GSSG、NADPH/NADP~+与OSAHS及OSAHS 前言胰岛素抵抗(Insulinresistance;IR)是机体对一定量的胰岛素生物学效应低于预计正常水平,即胰岛素在促进葡萄糖摄取和利用方面受损,机体代偿性分泌过多的胰岛素产生高胰岛素血症,以控制血糖水平。目前IR被认为是一个独立的心血管疾病危险因子,与高血压、代谢综合征、2型糖尿病、动脉粥样硬化等许多疾病。流行病学研究发现,许多原发性高血压患者伴有胰岛素抵抗(IR),表现为高胰岛素血症与糖耐量降低。多数学者认为IR是高血压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,在选择抗高血压药物时,不仅要有满意的降压效果,保护靶器官,还需考虑药物对IR的影响。脂联素(Adiponectin;ADP)是由脂肪细胞分泌的多肽激素,与冠心病、高血压、胰岛素抵抗、血脂、2型糖尿病和肥胖密切。新近的临床研究表明,应用血管紧张素Ⅱ受体拮抗剂(ARB)降压的同时具有提高血清脂联素水平,改善胰岛素抵抗的作用。本研究通过观察奥美沙坦治疗原发性高血压(Essentialhypertension;EH)患者前后血清脂联素浓度和胰岛素敏感性指数的变化,并观察血压水平,探讨新型ARB类药物奥美沙坦对脂联素和IR的影响。实验方法将45例轻、中度EH患者(排除继发性高血压、严重肝肾功能不全、冠心病、脑卒中、糖尿病,恶性肿瘤等)给予奥美沙坦20mgqd,口服,疗程8周,治疗期间监测血压变化,治疗前后血清脂联素水平(ADP)、空腹血糖(FBG)、空腹胰岛素(FINS)、C肽(CP)水平,计算胰岛素敏感性指数(IRI)。另取正常对照组(45人)检测以上生化指标作为正常对照。EH患者分别在用药期间作血压监测,并记录不良反应。治疗前做两组一般资料及生化指标对比,治疗后各项指标与治疗前对比分析。数据以均数±标准差表示,计量资料统计学分析用t检验;计数资料行X~2检验,以P<0.05作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,由SPSSV13.0软件包完成。实验结果两组个体的性别、年龄、BMI、空腹血糖均无统计学差异;原发性高血压组患者的平均收缩压、舒张压、C肽(CP)、空腹胰岛素(FINS)、胰岛素敏感性指数(IRI)均高于正常对照组(P<0.05),血清脂联素水平(ADP)低于对照组(P<0.05)。EH组治疗后SBP(135±6mmHg)、DBP(84±3mmHg)明显低于治疗前SBP(155±8mmHg)、DBP(98±4mmHg)水平(P<0.05)。EH组治疗后ADP(16.1±3.1ng/ml)明显高于治疗前ADP(10.9±3.1ng/ml)水平(P<0.05),IRI由治疗前(10.1±2.7%)降至(7.6±2.6%),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结论1、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IR。2、ADP与IR和原发性高血压存在性。3、奥美沙坦能够升高原发性高血压患者血清ADP水平,增加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的胰岛素敏感性。

    上一篇:骨关节炎的护理体会

    下一篇:经尿道灌注HSV